奥秘5:蚂蚁的主人-164

上一章:奥秘5:蚂蚁的主人-163 下一章:奥秘5:蚂蚁的主人-165

努力加载中...

“太可怕了!”女记者感叹道。

“所以索尔塔兄弟,卡萝莉娜·诺加尔,马克西米利安·麦肯哈里斯,奥德甘夫妇和来盖尔·西格内拉兹都那么死了。”警长回想着说。

“所以,一切都是在作假。”梅里埃斯很是不满。

阿尔蒂尔·拉米尔认为,它的钢蚁们非常适合用于空间探测,能替代目前广泛采用的空间技术——即向遥远的行星发射一个自动探测仪。为什么不送去1000个既有独立智能,又联成一体的微型自动探测器呢?如果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出了故障或是破碎了!其他999个会轮番继续它的工作,而一旦那个唯一的探测器因某个愚蠢的机械故障而无法工作的话,整个空间探测计划就会泡汤。

“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起就是在作假,”蕾蒂西娅道,“真正有意义的是要弄清楚是如何作的假。比方说,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那么长对间假装猜不出关于1,2,3的那个谜语来。”

“我一直相信有这封信,是的,我一直都相信。我的全部生活就是在等待这封信的到来。”

阿尔蒂尔灰心至极,便选择了提早退休,开了这家玩具店。从此,他便将自己的全部才能倾注到了孩子们身上。他认为成年人太缺乏责任感,不懂得好好利用他的发明。

“我知道,您现在就在我面前,这令我感到非常羞愧,那个包裹,确切地说,是您的父亲埃德蒙·威尔斯先生寄出的,而收件人正是您,威尔斯小姐。那些文字材料其实是他的《相对且绝对知识百科全书》第二卷。图纸上画的则是他的法语——蚂蚁语翻译机。而那封信……那封信是写给您的。”她边说边从餐具橱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张精心折叠的纸来。

后来,阿尔蒂尔·拉米尔立刻就着手装配这台机器。他甚至还做了一些改进。这样,拉米尔夫妇现在就能和培养缸里的蚂蚁交谈了。是的,他们的确能和昆虫进行交流。

朱莉亚特在他的恭维下涨红了脸。

她看到上而写着:“蕾蒂西娅,我亲爱的女儿,请你先不要对我妄加评判……”

阿尔蒂尔又愤填膺,毒死这么小的对手,这多阴险啊。一只钢蚁制成以后,阿尔蒂尔立即将它派到CCG的实验室去刺探情况,机器蚁发现,索尔塔兄弟正和其他一些国际专家在合作进行一项更为恐怖的研究项目——巴别计划。

索尔塔兄弟和他们的合作者早已洞悉了蚂蚁世界的这条基本原理。可在他们看来,蚂蚁只是应当消灭的害虫而已,他们为自己的这一发现而深感自豪:要灭绝蚂蚁,不是靠给它们的消化系统下毒,而恰恰是给它们的大脑下毒。

拉米尔夫人走上阁楼,拿下一只蚂蚁来。必须要离得很近才能辨认出这不是一只真的昆虫,而是一个由各种部件铰接而成的自动机械装置。它的触角是金属制的,眼部是两台配有广角镜头的微型摄像机。腹部的加压使它能像蚂蚁一样喷射出酸液,而锋利的不锈钢大颚看起来就跟剃须刀似的。机器蚁依靠其胸中的一个锂电池进行工作。它们的头部有一个微处理器,能指挥全身各关节处发动机的活动,并处理人造感官所获得的信息。

拉米尔夫人握住了她的手。

然而,有一天,阿尔蒂尔在一卷绝密胶卷上读出了一组图像,它们记录了“钢狼”所造成的损失:指挥它们的士兵竟然全部头脑发热,像玩电子游戏那样将屏幕上所有会动的一切都屠杀了!

“我们的交流是多么的谐和啊!这是人类的首次经历。”朱莉亚特感叹道,“蚂蚁向我们解释它们的联邦的运作方式,告诉我们种族间的纷争与战斗,我们发现了一个与我们的鞋底齐高的世界,一个与我们的世界相平行的、充满智慧的世界。你们知道,蚂蚁有它们自己的工具,从事着它们自己的农业,它们发展了自己的尖端科技,甚至还提到些诸如民主,等级,不同分工,相互帮助的抽象概念……”

“可……可……可这是我父亲的研究项目啊!”蕾蒂西娅惊呼起来。

“阿尔蒂尔知道,如果他有什么多一点的东西能带给人类,那一定离不开他的远距离遥控技巧。”

她无力的靠在梅里埃斯身上。梅里埃斯伸出一条抚慰的臂膀,搂着她那柔弱的两肩,受到克制的小声啜泣令它们不住地颤抖着。

“尽管如此,您还是逃过了它们的攻击,梅里埃斯警长。其实,只要跑得快一点就可以不死。我们的钢蚁前进速度十分缓慢,你们来这儿的途中就应该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只是,当我们的蚂蚁开始攻击时,大部分的人都会变得十分恐慌,他们或惊或惧,僵在原地,不知道逃向门外求生。而且。现在这个时代,门锁的结构越来越复杂,颤抖的双手很难以足够快的速度打开门锁,在蚂蚁进攻之前逃出门外。这就是我们当代的讽刺:家中铁门系统最完善的人就是那些在门前最束手无措的人。”

蚂蚁们通过下水道和其他管道系统行动。它们悄无声息的出现。钻到被害者的体内打洞,从而杀死他们。

小精灵的主人

“当然是。利用蚂蚁,这不仅是一种全新的杀人方法,也是一种新的执行任务的方珐,哪怕这是一项杀人的使命。也许这就是人类智慧的最高点。威尔斯小姐,您的父亲,就非常清楚这个道理。他在书里对这一点做了解释,您看!”

“是的,他们是‘巴别’项目的8名发起人。我们也曾将这些杀人蚂蚁派到您的高祖教授那儿,因为我们担心有一个日本小组逃脱了。”

她读了百科全书中的一段,其中论证了蚁穴的概念能给人工信息智能所带来的巨大变革。

“通过小机器侦察,我丈夫的手中掌握了所有的材料。这伙化学家们有意要一次根除地球表面全部的蚂蚁。”

回答非常简单。

那天,她正像往常那样来回地投递信件,突然有一只狗袭击了她。它把邮件从她的包里弄了出来,用牙齿拼命地咬,还将一只邮包给扯了开来。

蕾蒂西娅尖叫了起来:“贼,你们都是贼!这是我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这是我继承的唯一的财产,偏偏却被你们偷去了。我父亲生前最后一部伟大的巨著,就这么被你们扭曲了!我真应该早点从这里消失,对一切都毫不知情,也不知道这些最新的思想都是留给我的。可你们怎么能这样……”

晨曦已至。蕾蒂西娅和雅克·梅里埃斯一直在倾听朱莉亚特·拉米尔讲述一个离奇的故事。

拉米尔夫人的听众根本不把十字刺绣的奇迹放在眼里。她继续说道:

“是的。”

他们已经知道,那个长得像圣诞老人的退休了的男人是她的丈夫阿尔蒂尔·拉米尔。他自孩提时代起就对修修弄弄特别感兴趣,会自己做玩具、飞机、汽车、小船,并能远距离遥控它们。它还做了一些会服从简单命令的东西及机器人,所以,他的朋友们戏称他为“小精灵的主人”。

在最近的一次战事中,他成功地制出了“钢狼”,这种4脚机器人显然比两只脚的更稳固,而且它们还配备了两台能在黑暗中工作的红外线摄像机。它的鼻孔是两架机关枪,嘴是一柄仅35毫米长的短枪。“钢狼”专用于晚上进攻。战士们可以在50公里以外的掩蔽处进行远距离遥控。这些机器人的作战效率是如此之高,乃至没有个敌人存活了下来来证明它们的存在。

蕾蒂西娅和梅里埃斯早已明白了阿尔蒂尔是怎样动手的。现在,他妻子所言证实了他们的猜想:急遣一名钢蚁探子去弄来极小的一块沾有被害者气味的东西,然后就派出大队机器蚁去摧毁那种气味的携带者。

“这可真是一种完美无缺又难以察觉的杀人武器啊!”

阿尔蒂尔·拉米尔的生活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念头:蚂蚁。他成了这个念头的俘虏。在阁楼上,他安置了一个培养缸。并总是说蚂蚁比人更聪明:因为在一个蚁穴里所有智慧团结起来的力量远远超出了它们简单的相加值。他确信,对蚂蚁而言,1+1=3。在那里,社会的协同作用得到了完全的发挥,蚂蚁们显示了如何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生活……群体生活。阿尔蒂尔认为,也正是这种方式才使人类的思想得以很容易地发展。

“拉米尔夫人是在这时才决定参与这件事的?”警长问道。

朱莉亚特完成了当天工作以后,就把这只邮包带回了家。她想凭阿尔蒂尔那是巧的手指,一定能将邮包补得完好如初,并且不留一丝痕迹。这样,朱莉亚特也就可以避免和那些满腹牢骚的住户们闹得长期不快。

有了这笔收入,拉米尔夫妇生活变得舒适起来,与此同时,阿尔蒂尔的钢蚁开发计划和人蚁交流活动也在不断地推进。两个平行的世界里,一切都在向最好的方向顺利地发展。直到有一天,阿尔蒂尔看到了一则电视广告,他愤怒了。这是CCG产品的广告:Krak Krak所到之地,虫子葬身之处。特写镜头上,一只蚂蚁在痛苦地挣扎,杀虫剂正在它的体内腐蚀着内脏。

蕾蒂西娅握着放大镜,带着钦佩的神情观察着这只由微型技术和钟表技术结合而成的惊世之作。

“这么一个小小的玩具却可以有无限广阔的应用范围:侦察,战争,空间,探测,人工智能革新……而它的外表却实实在在是个蚂蚁。”

“巴别”项目实在太阴毒了!就连最有名的杀虫剂研究专家都只能在最最保密的条件下进行研究,以免被斥责为生态运动的罪人。即使是CCG的高层管理人员也不知道他们正在进行的这一系列实验。

“这其实就是协同合作的原理。”拉米尔夫人强调,“团结的力量超过个体才能的简单相加。”

她一目十行地扫过这自己深爱的笔迹,看见它们在其他的,同样充满柔情的词句上结束,那下面署着埃德蒙·威尔斯的名字。她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心里直想哭。

于是,平静的生活被扰乱了。

被派到索尔塔兄弟家去的蚂蚁并不受远距离遥控,而是完全自主行动的。当然。他们也被编了程序,以保证它们能找到要去的人家,识别气味,并杀死所有带有这种气味的人,消灭所有的谋杀痕迹。它们接到的其他命令还有:除掉所有的目击证人及证据(如果有的话),不能让任何带有一点这种气味的生命体留在世上。

他的目标是建一座有几百只钢蚁组成的人工蚁城,每只钢蚁都被赋予自主的智能(安装到微处理器内的信息程序),但它们同时又过群体生活,以集体意识行动、思维。朱莉亚特在脑海里搜寻着能表达再己意思的词句:

“怎么说呢?一个整体,就像是由不同部件组成的一台计算机,或者说是由许多团结一体的神经元构成的大脑。1+1=3即100+100=300。”

“因为威尔斯家的谜语库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有了王牌,我就可以拖延游戏的进程,而继续拿我每天的10000法郎。”

蚂蚁就是完完全全的“交流”。

“请原谅我们。”朱莉亚特·拉米尔道。

她翻动着百科全书,从里面选出一段来读给蕾蒂西娅听。

可是,阿尔蒂尔·拉米尔再也没有将那只包裹缝补好。

“您的意思是说,你们的杀人蚂蚁是自主行动的吗?”蕾蒂西娅问道。

但是,那时,拉米尔夫妇并没有资金来完成这些伟大的项目。微型组件的价格十分昂贵,玩具店和朱莉亚特的邮递员工作的收入加起来也不够用来支付给供应商。阿尔蒂尔·拉米尔那丰富的思维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让朱莉亚特参加“思考陷阱”节目,10000法郎一天,这可真是笔意外之财啊。可以由他将《相对且绝对知识百科全书》中的谜语先寄给制片人,而朱莉亚特则去猜谜,威尔斯家的谜语就这样被预定下了!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想出比它们更妙的谜来。

蕾蒂西娅立刻将信从她手里一把夺过。

“巴别”的最终形态是一种粉末,撒在地上后会发出一种能干扰所有蚂蚁费尔蒙的气味。仅需一盎司的量就能使几平方公里范围内都受到污染,该范围内的蚂蚁都会丧失释放和接受费尔蒙的能力。而一旦无法交流,蚂蚁就不知道它的女王是否还活着,它有些什么任务,什么对它有益,什么对它有害。如果整个地球的表面都沾染上了这种物质,那么5年后地球上就不会再有蚂蚁了。因为,对蚂蚁而言,与其无法交流,它们宁可选择死亡。

很自然的,他决定向遥控装置技术方向发展。并且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工程师的文凭。阿尔蒂尔先后发明了爆裂轮胎的自动更换装置,植入颅内的滑动齿轮,甚至还有远距离遥控的搔背工具。

“‘巴别’,”拉米尔夫人道,“是一种绝对有效的杀虫剂,化学家们至今尚未能以传统型的有机磷毒药来成功地对付蚂蚁。但‘巴别’不同,它不是一种毒药,而是一种能扰乱蚂蚁触角交流的物质。”

在它们的帮助下,阿尔蒂尔更深入地了解了它们的思维方式,然后开发了一组能复制“蚁城精神”的计算机程序。同时,他还设计了一些微型智能机器装置——钢蚁。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动的手,但我们的方法显然十分奏效。而且,又有谁能怀疑我们呢?我们有全部不在场的证据,我们的蚂蚁是独立行动的,我们可以自由活动,哪怕是到离现场100公里以外远的地方去。”

“光有外表还不够,”拉米尔夫人强调,“为了使机器蚂蚁能真正发挥效用,还必须复制蚂蚁的思想心理,并将其注入到机器蚂蚁的体内。听听您父亲是怎么说的吧。”

直到很久以后,朱莉亚特才得知这些图纸的内容。那是一台由发明者命名为“罗塞塔之石”的机器,(译者注:古埃及石碑,发现于离亚历山大里亚东北约56公里的罗塞塔镇附近,现藏于大英博物馆内。由于该石碑铭文的解读成功,人们才读懂了象形文字。)它能将人类的语音转化为蚂蚁的费尔蒙,反之亦可,从渡巷助人类社会与蚂蚁社会进行交流。

他在摆弄那只邮包时,里面的内容令他大吃一惊。那是一本厚厚的,足有几百页的文字材料,一台古怪机器的图纸以及一封信。他身体里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战胜了同样与生俱来的谨慎态度:阿尔蒂尔读了那些文字材料,看了那封信,也研究了那些图纸。

蕾蒂西娅的内心里,愤怒和赞叹交织在一起。这里所听到的一切太令她震惊了!和梅里埃斯一样,她也急于想知道下文。

后来,他遇上了朱莉亚特。那时的她是个邮递员。她将他的信件、汇票、明信片、推荐信投递到他家,两人一见钟情,很快结了婚,并在菲尼科斯街的这幢房子里过起了幸福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发生了意见。她把这件事情称做“意外”。

梅里埃斯的脸上露出了钦佩的神色。

警长对自己正确的猜想很是得意,他以一种内行的口吻来表达自己的赞赏:“夫人,您的丈夫发明了一种最具诡辩艺术的谋杀方法。这是我至今以来还不曾遇上的。”

“我们已完全能判断出这些小精灵们有多么高效。可叫让我们看看吗?”

“或许,我向您保证,您父亲的精神财产没有落在坏人的手里,您会少恨我们些。您可出把这叫做巧合或是天数……就像是命运要安排这只包裹来到我们手中。”

“即使是对于武器装备而言,”他说道,“摧毁一个具有高度智慧的机器人也要比消灭1000只微小的,简单的,却是团结一致的机器人容易。”

“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值得加以培养的天赋。我的一个朋友就是一位精于十字刺绣的艺术家,她绣出的壁饰简直就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