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5:蚂蚁的主人-156

上一章:奥秘5:蚂蚁的主人-155 下一章:奥秘5:蚂蚁的主人-157

努力加载中...

远征战士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就只顾着全速冲锋,直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块透明墙。它们要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

但远征军并没有灰心,它们向后撤退,准备发起第二次进攻。

撤退的费尔蒙警报拉响了!又有60名牺牲者。

这一次,蚂蚁军团排成尖兵队形,向前挺进。

9号不愿放弃,白蚁们也不愿放弃。他们千里迢迢,克服了千难万阻才来到这里,不是让几片黑东西,几座透明墙一吓就会吓回去的。

神明是坚不可摧的。蚂蚁信徒们胜利地欢呼。自从战斗一开始,它们就缩在最后不停地祈祷。

偶尔有几只黑点攀上了一条裤子,也很快被人反手一击赶了了来。

“下冰雹了吗?”邮局里的一个顾客问道。

撤退。再次点数。又死了20个。

一些仍有希望救治的伤员被抬了回去。在这次进攻中,远征军又损失了80只兵力。

金龟子们一个个爆裂开来,向下跌去,背上的枪手们则部粘在了尸体上。

战士们重新集合,清点数目。共有800只{昆虫来到了这块敌方的土地,可手指隐藏往这样坚实的堡垒中,怎么才能杀掉它们呢?必须进攻它们的老窝。

邮局里,一个邮递员关上了玻璃门。“风太大了。”他说。

忽然,一只怪鸟从天而降,那是块扁平的黑东西,它一下子就压死了4名白蚁战士。紧接着,一片片的黑东西从各处飞下,砸碎了枪手们的护胸甲。

“冲啊,把它们全部杀了!”

大家在梧桐树下露宿了一夜。

蚂蚁们懂得付代价,花时间,也会动脑筋,想办法,所以它们总是能够赢道搭后的胜利。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

9号建议部署不同的军团,并试用迂回攻击的战术。于是,远征军下令必须爬上鞋子,任何一只都行。

它们已经到了世界尽头的另一边,那里是手指的地盘。

独角金龟子们低下了头,瞄准好头顶上的尖角。

世界的那一边

“别担心,那玻璃很厚。”

“没有,我想可能是雷蒂菲太太的孩子吧,他们很喜欢玩石子。”“不怕玻璃门被砸坏吗?”

它紧盯着手指窝大大的开口处,“高喊”着用来振

在这巨大力量的作用了!远征军就这样一动不动,无声无息的站了很久很久。信徒蚂蚁们纷纷俯身拜倒,其他的则开始交头接耳,相互询问起这个线条笔直,体积无边的截然不同的世界。

对手指的恐惧感又向它袭来,渐渐占满了它全部的思想。真的,它们看来的确是无法战胜的。

但9号仍不甘心低头认输,它决定同飞行兵团一起作战。所有的兵力都被集中在邮局对面的梧桐树上,9号爬到一只金龟子的身上,将蜜蜂部署在进攻线路的两侧。

103号以得不知所措起来,它一直抱着那只蝴蝶茧子,迟迟不敢加入危险的冲锋战。

触角秘密会议。

首次执行任务,就有70名战士牺牲了。

这些就是手指吗?

所有的战士都克满了信心,明天将会是金新的一天。

“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占领这个手指窝。”

“冲啊!

103号的身体僵直了。这一回,是它自己给了自己勇气继续征程,越过世界的边缘,前往它们力所不及的地方。现在,它已来到了这块曾让它朝思暮息的世外土地:这里超越了任何文明的范畴。

它的身后,其他的昆虫都纷纷大摇触角,表示怀疑。

全体同意,金龟子和蜜蜂飞行团作为增补兵力,在紧急时动用。接着,随着一个冲锋信号。大军向着建筑的入口猛冲过去。

11点,许多人都拿着信件向邮局走来。几乎没什么人注意到地上这些悄然而行的小黑点。小推车的轮子,休闲鞋和运动鞋压平了一个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影。

前排的枪手们向一只篮球鞋的橡胶表面喷射毒液,另外几个则用大颚割起一双女式皮鞋亮闪闪的塑料面来。

“向着手指,冲啊!”

一个侦察兵发现,在昨天进攻的手指窝的门楣下有一条开口,呈相当规则的矩形状。它猜想这可能是个间接入口处,也没与同伴们商量,就独自前往刺探。这只蚂蚁一头钻进了那个上面刻有一些符号的开口,这些符号在另一个时空里的意思是“长途航空信件”。然后,它就跌到了几片白白的,扁扁的东西上面。为了一探究竟,它决定潜入其中一片里,可是当它想再出来时,却被一堵白墙拦住了去路。于是,它只得呆在那里,默默地等待。

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占据了它们全身,这甚至比它们在整个征途上曾经历的无数次心灵的冲击更为强烈。

“手指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对付得多。”一只蚂蚁道。

“它们已经发现我们了!现在正从四面发动进攻!”一名战士怒喊道,随即便被压得扁平。

远征军沿陡峭的石壁攀缘而上。桥的另一端是一些直上天际的几何形物体,它们看起来并没有根。蚂蚁们停下了脚步,怔怔地仰望着这群规则、陡直的高山。这里就是手指窝吗’

就是这里了!手指的老窝,它们如此巨大,如此雄伟,比森林里最高龄的树本还要高一千倍,繁茂一千倍。单是手指窝的影子就要延伸到几十万步以外的地方。手指为自己造的栖身之处真是大得无法丈量,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创造不出同样的杰作。

于是,3年后,人们在尼泊尔境内的喜玛拉雅山脉中发现了一群典型的法国褐蚁。其后,昆虫学家们自问这些蚂蚁是如何完成了如此长途的旅行。最后,他们总结出,这只是一种同法国褐蚁极为相像的蚁种,一个纯粹的巧合。

  • 背景:                 
  • 字号:   默认